<mark id="zlwjy"></mark>
    1. 長城地理

      九門,那抹倒影

      來源: 河北日報  作者:張繼合
      2020-11-20 15:46:38 
      分享:

        九門,省城正東,車開十幾分鐘。清代,“九門”原指北京的城防要道;燕趙九門,遠比這套攻防系統,老成多了。

        山脈與平原勾連,波濤寬闊、槳聲帆影,早在戰國,滹沱河北岸的九門就流光溢彩了。《史記》說:“黃帝時,為五城十二樓。”這恰是黃帝當家最原始的古城。

        清廷入關,北京專設九座城門,防守堅固;滹沱九門,則源于公元前271年。祖籍曲陽的藺相如目光敏銳,伐齊歸途,他一眼就相中了九門的霸道與靈氣:南臨滹沱,北延坦途,西偎太行,水陸要沖。漢初,置九門縣;隋唐,設九門郡與觀州;五代、趙宋,依舊保持縣治;元明以后,名城大邑越來越多,九門,反倒淪為一座水邊老村了。

        唐代林寶的《元和姓纂》說,商朝“少師”比干的后裔,筑起九門的首塊磚石。第36世孫林皋,文墨傳家、書底豐厚。他的祖先林放,可是孔子“七十二賢”之一。周顯王時,林皋官居趙相,當時,他率領全家,從魯國遠遷九門。名士來投,也算“天人合一”吧。

        林皋九子,都當過顯官,世尊林皋為“九龍之父”“十德之門”。《戰國策》記載:九門“本有九族而居,趙武靈王改為九門”。可見,“九門”聲名,由此濫觴。2300多年前起家,當地人的血脈里,流動著比干的精神與孔子的博學——精英云集,堪稱福地呀。

        元代納新在《河朔訪古記》中寫道:“趙惠文王二十八年,藺相如城之。”《史記》記載,趙武靈王“出九門,為野臺,以望齊、中山之境”。雖說這座九門,原指河北新河的“九門村”;公元前296年,趙國吃掉了中山,滹沱河邊的名邑,轉眼就升格為“北九門”。一南一北,分庭抗禮。

        設縣,九門當然早于藁城。明代石珤,典型的藁城人,他曾在《經九門城》中寫道:“廢堞荒臺故九門,千年漢縣尚名存。”千年漢縣,誰能有這份老家底呢?可惜,歷代遺存舊址,早如秋風落葉,一眨眼,連影兒都摸不著了。只剩下“九門”這個名字,與紛繁蕪雜的史料糾纏在一起。

        九門,這座秦磚漢瓦砌成的龐大舞臺,把治亂之道、功名利祿,打扮成光彩照人的走馬燈,得與失、興與衰、憂與樂……猶如一縷浮塵,彌散在浩渺的文化時空。康熙年間,安徽桐城人勸架,寫詩說:“萬里長城今猶在,不見當年秦始皇。”藺相如也好,郭子儀也罷,無非是歷史的主演與過客,那些隔代舊物,如城垣、宅院、寺廟或碼頭,等等,都被一陣隔夜風吹得干干凈凈。難怪賈島感喟道:“兩句三年得,一吟雙淚流。”九門,顯然比不上長安、洛陽、北京與杭州,別說城墻宮闕、寺廟街衢了,哪怕幾道門檻或半座寺院都未能留下。隔代后人,只能“空對空”地領悟、“心對心”地感喟了。

        據《華陽國志》記載:“水脈漂疾,破害舟船,歷代患之。”秦漢時,長江航運的“行規”出臺,李唐頒布第一部國家“行船法”。可見,古代中國對于水運領域,相當看中。滹沱河既為九門帶來地利之便,也暗藏著旦夕禍福,比如,天災與戰禍。這座好壞雜陳、福禍共生的舞臺,抗拒不了悲喜劇的結局;只能守在太行與滹沱之間,默默地等待、乖乖地接受。

        安史之亂,郭子儀、李光弼十萬大軍圍剿史思明,刀兵就在九門對峙。村南,有條狹長的“狐子溝”,每過大車,輪下“咚咚”直響,殊不知,它可曾喚醒了當年的戰鼓聲聲。兵器銹死、箭頭散亂,戰亂遺物拋棄在陰郁、沉寂的夜色深處。那年春天,狐子溝之戰的確是刀刀見骨,血肉橫飛……

        平亂,李唐倚重了回紇、大食的軍隊。后來,遷民云集,九門盛行伊斯蘭教。如今,九門“底”姓人家,當屬大食后裔吧。

        汪曾祺《人間有戲》說:“百姓相信許多虛構的戲曲人物是真有的……這是民族心理結構的一個層次……不只是‘姑妄聽之’而已。這一點,倒是可以認一點真。”雖說“認一點真”,卻擋不住朝堂頻替、故園新民的腳步,如今當地土著與新遷回民,早已世代友善、情同血肉了。

        明初,燕王掃北后,山西洪洞遷來一大批回民,他們均以九門為家。南北兩座清真寺,隨即匯起虔誠朝拜的人流。至于,兩寺重毀再建,則是新中國成立之后了。

        南清真寺,約建于宋代,明清曾多次修繕。南寺的殿宇結構,正殿五間,萬歲樓、講經臺與六角窯殿,華宇林立、遙相呼應。后來,當地人感嘆,南寺新成,雖淹沒了典雅、華美的原貌,卻被當地人由衷地敬慕。北寺,位于九門村,亭式建筑,雖堂宇小巧,仍屬不可或缺的宗教場所。眼下,品味九門的濃烈水酒與鮮牛肥羊,足以辨別歷史與現實的獨特情調。

        猶太人有句諺語:“把每天當作人生的第一天,把每天當作人生的最后一天。”很巧,滹沱河畔的九門人,也崇尚這種生命哲學。

        藺相如、郭子儀也好,狐子溝、九門村也罷,太行山與滹沱河,聯袂守護著九門的漫長歲月,也復活了現實的心跳、強勁的夢想。西北,正定機場喚起天下矚目;滹沱兩岸,捧起了文化與科技的朝陽。或許,前朝舊影都蘊藏在文獻與傳說深處,當地人,反倒唱和著極富活力的哲理與思想。聞一多先生曾在短詩《你看》中寫道:“家鄉是個賊,他能偷去你的心。”九門,生來就是個有情愫、敢擔當的跨世高手,眼下,更是將世道人情、復興夢想,一股腦地攬進了心窩里……

        清真寺,鐘聲響起,輕靈而深邃。即便遠赴戰國,也能觸碰到九門的綿延倒影、當下的汩汩心跳。(張繼合

      關鍵詞:責任編輯:郭慧巖
      欧美videosgratis杂交,αv天堂在线观看免费,亚洲综合在线另类色区奇米,97色伦图片97综合影院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