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ark id="zlwjy"></mark>
    1. 長城評論 > 時事快評

      張治中辦校舊址變養雞場,不是文物單位就不值得保護?

      來源: 長城網  作者:于立生
      2021-03-25 17:44:33 
      分享:

        長城網特約評論員 于立生(江蘇)

        愛國將領張治中創立的黃麓學校舊址淪為養雞場,近日引發廣泛關注。3月23日,安徽巢湖市黃麓鎮建麓村村委會工作人員回應:目前已整改完畢。該工作人員此前稱:“村里有將黃麓學校舊址進行保護的想法,但黃麓學校舊址不同于張治中故居,舊址上的黃麓師范附屬小學在2020年才停止辦學,“去年還在辦學……在辦學的場所沒法申請設置為文物單位。”巢湖市文物管理所劉所長對此表示:該舊址目前并不是文物單位。(3月23日安徽網)

        張治中將軍的功業,主要在軍政界。他曾參加北伐戰爭、兩次上海淞滬抗戰等,有著“和平將軍”稱號。但鮮少有人知道,他當年還是倡行鄉村教育的陶行知、梁漱溟等教育家的積極追隨者。1928年他在家旁創立了黃麓學校,校名由當時的考試院院長戴季陶題寫。在相當長一段時期內,黃麓師范和陶行知創辦的南京曉莊師范并駕齊驅。

        清理后的樣子。

        不想,黃麓學校舊址在去年黃師附小停辦后,竟一度淪為養雞場,除了有人圈地養雞,遍地雞屎,里邊還隨處堆放了大量廢紙盒、塑料瓶等雜物,還有多個液化氣瓶,不僅呈現出臟亂差的景象,還存在明顯的消防安全隱患。而因附近黃麓師范擴建安置在內居住的拆遷戶,做飯燒菜,油煙熏烤,也會對這處青磚黛瓦的民國建筑、人文遺跡,造成持續性的侵蝕污染。凡此種種,與周邊環境風貌也實在失諧違和。

        文物保護,其實也是一個動態調整,不斷發展變化的歷史性過程。一方面,隨著時間推移,原本不是文物的物件,在逐漸加入文物行列;另一方面,隨著經濟、社會的發展,民眾文保意識的提高,國家的文保力度也在持續加大,范圍也在拓展。

        即以張治中故居為例,1989年被公布為安徽省省級文保單位,當時保護內容僅及故居建筑本身的19間房和5間房的遺址。但后來,保護內容除了故居本身,又多了一項——桂翁堂,在故居南邊百米開外的黃麓師范校園內,系當年張將軍為紀念父親所建;而到2019年,張治中故居又已升格為全國重點文保單位,那么,保護內容以及保護范圍、建設控制地帶的設置,又是否應與時俱進,作出新的符合實際的調整呢?

        在我看來,目前黃麓學校舊址既已騰退出來,理應和桂翁堂那樣,納入到全國重點文保單位張治中故居的內容或保護范圍中。黃麓學校舊址不僅和張治中故居近在咫尺,而且是同時修建的,建筑風格也統一,本就應是一個聯系緊密的有機整體。更重要的是,黃麓學校舊址曾服務桑梓,造福一方,也就更具歷史紀念意義和教育意義。同時,作為張將軍當年鄉村教育實踐的實物見證,給重點保護起來,也有助于后人全面了解他的生平、貢獻。

        《文物保護法實施條例》第9條也有相應規定:“文物保護單位的保護范圍,應當根據文物保護單位的類別、規模、內容以及周圍環境的歷史和現實情況合理劃定……確保文物保護單位的真實性和完整性。”

        其實,其他一些全國重點文保單位,譬如武漢大學早期建筑、江蘇無錫市清末外交家薛福成故居等,也并不乏以建筑集群的形式,進行整體性保護的。當地不妨探索是否存在實施的可行性,形成“張治中故居+桂翁堂+黃麓學校舊址”三位一體的專業性管理維護。這比起把黃麓學校舊址交由村委會之類機構管理維護,要強得多,也可避免這樣的寶貴人文遺跡,受到破壞,走向敗落。

      關鍵詞:責任編輯:郭慧巖
      欧美videosgratis杂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