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ark id="zlwjy"></mark>
    1. 長城評論 > 時事快評

      “姐姐”是溫柔的稱呼,而不是天職

      來源: 長城網  作者:馬青
      2021-04-09 14:01:03 
      分享:

        長城網特約評論員 馬青

        20歲的云南女孩小劉近日在杭州跳河輕生,所幸獲救。小劉父母離異,她十幾歲就出來打工養活三個弟妹,不堪忍受生活壓力,曾多次自殺。目前,小劉的舅舅已將其接走,婦聯也已介入。

        就是這么巧,就在輿論熱議電影《我的姐姐》時,小劉的故事就像往正在燃燒的火里澆了一潑油,輿論的火焰再次騰空。電影和現實形成呼應:父母缺位時,撫養弟弟妹妹的責任天然就落到了姐姐的肩上。

        這不是第一次發生,以至于很早之前網友們就創造了一個專有名詞“扶弟魔”,用來形容姐姐是怎么為弟弟付出的。現實遠比戲劇更殘酷,電影里,安然的父母意外身亡,現實中,小劉的父母卻是離異不管;電影里,安然有條件猶豫,有能力為弟弟安排收養,現實中,小劉沒有上過大學,除了對命運彎腰,根本沒有說“不”的機會;電影里,安然面對的只是一個弟弟,現實中,小劉卻要養活三個弟弟妹妹;電影里,安然已經成年,現實中,父母拋下他們姐弟的時候,小劉自己還是個孩子。

      資料圖。來源:齊魯晚報

        有法律人士普法,告訴我們《民法典》規定在什么情況下成年兄姐有義務撫養照顧未成年弟妹。像小劉這樣的,養活弟弟妹妹的責任肯定落不到她的肩上。父母在世,如果對孩子撒手不管,就有可能構成遺棄罪;父母如果沒有能力,則先看祖父母和外祖父母;就算都沒有能力,還要看成年子女自己的能力。

        然而,生活并不像法律那樣清晰,小劉為什么扛不下來也硬杠?為什么不堪重負絕望到自殺?在傳統社會里,大讓小是一種家庭倫理,同時要求“長兄如父”“長姐如母”,當這種道德要求又與“重男輕女”結合以后,姐姐這個稱呼,就衍生出了一種超常的職責。

        《人物》曾向身處困境的女孩征集過她們的故事,在702個自我敘述里,有許多姐姐被父母或矮化或犧牲,以便將家庭資源向弟弟傾斜。要知道,能出來敘述的,一定是起了不平之心,才會想問“為什么”“憑什么”,才會以講述故事的方式向外界求助,以期獲得答案。但更多的情況很可能是,只要“偏心”不是非常極端化的,姐姐們未嘗不會“主動”地奉獻自我,以實現道德上的自洽。 

        這就是為什么《我的姐姐》這部電影即使是開放式結局,還是會遭遇“冰火兩重天”的評價。有人希望電影呈現世界真實的樣子,有人則希望電影能像爽文一樣,讓“姐姐們”看到另一種更美好的可能。還有人擔心電影結局是另一種教化,還是偷偷以親情來綁架。然而,正如編劇游曉穎說的:“告訴女性應該怎么做,是不公平的。我們一直強調支持,而不是支配。”

        是的,姐姐們面對的,不可能只是一道簡單的法律題。就像小劉,她和安然不同,她和弟弟妹妹是一起長大的,當父母拋下他們的時候,幾個孩子相依為命。所以,厚重的責任感與強烈的親情是雜糅在一起的。我們無法簡單地指點她一句:“法律上你沒有義務”,就能化解她的困境。她當然渴望自由,也有權利獲得自由,但并不必然會把弟弟妹妹看成負累。她需要的不是道德上的指點,而是現實中的支持。比如,法律援助機構幫助她向父母追討法定的撫養責任,社會組織和政府民政部門在征求她和弟弟妹妹的意見后,為孩子們做出更適宜的安排。

        當然,討論并不能止于此。小劉也好,安然也罷,都是女性困境的呈現,也是姐姐們的求助與期待——“姐姐”應該是溫柔的稱呼,是愛的呼喚,而非一種天職。

      關鍵詞:跳河輕生,姐姐,職責責任編輯:蘆靜
      欧美videosgratis杂交,αv天堂在线观看免费,亚洲综合在线另类色区奇米,97色伦图片97综合影院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