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ark id="zlwjy"></mark>
    1. 今日點擊

      廢話文學、發瘋文學流行的背后

      來源: 東方網  作者:許民彤
      2021-11-19 16:17:37 
      分享:

        最近網上所謂的新“文學”形式層出不窮:當你剛剛弄懂“廢話文學”的文體,又馬上要研究“emo”的含義;緊接著大家蜂擁玩起“發瘋文學”,而之后“阿瑟文學”又開始冒頭……(11月17日 中國新聞網)

        何謂“廢話文學”?廢話文學,即自帶嘲諷buff,好像說了,又好像什么都沒說的言論:“聽君一席話,如聽一席話”“每呼吸一分鐘,就過去了60秒”“但凡你這話有點道理,也不至于一點道理沒有”“每次我不知道該說什么的時候就不知道該說什么”……還有人舉出作家余華回答外國記者的提問“法國作家和中國作家之間最大的區別是什么?”所說“最大的區別就是法國作家用法語寫作,中國作家用中文寫作”,可說也是廢話文學。更有人舉出朱自清的“得有點廢話,我們才活得有意思”,來支持廢話文學……

        何謂“emo”文學?emo原為一種搖滾曲風,意為Emotional Hardcore(情緒硬核),而在互聯網語境下,成為“有情緒”的代名詞,“emo”是一(e)個人,默默(momo)地哭的意思,由此衍生出“emo文學”,即一個人在默默哭的情況下寫出的文字,透露著傷感、心碎、無奈和遺憾。一段憂傷頹喪的文字或者訴說一種糟心狀況,然后配上一句“我emo了”,便可輕松達成emo文學。這樣的低門檻也讓萬物皆可emo,加班、趕論文、奶茶選擇困難、搶不到演出門票,甚至沒有收到霍格沃茨的錄取通知書,都可成為emo的創作來源。

        現在網絡上最流行“發瘋文學”。據說,發瘋文學的起源是有人在豆瓣小組發了一段以“我不發瘋我說什么”起頭的文字,充沛的情感,無序的邏輯,十足的爆發力和感染力,成為發瘋文學的標志。當你需要用文字達成某種目的時,給對方一大段類似瓊瑤劇一樣的,令人發瘋抓狂的文字句式,讓對方感受到你此刻強烈的情緒。比如,影視劇中,馬景濤所扮演的“咆哮帝”、驚慌失措的可云、失明后的紫薇……這些瓊瑤劇中人物的歇斯底里的表現時刻,就是發瘋文學的最佳代表。

        近日,開始流行“阿瑟文學”。阿瑟文學源起于2017年一檔綜藝節目《熟悉的味道》中,陳凱歌、陳紅、陳飛宇一家三口的聚餐。節目中,陳凱歌稱呼兒子的英文名Arthur,說“阿瑟,請坐”。聚餐中談到食物“一點兒肉末也不算什么,但當它們組合在一起的時候,你可以看出它們是風味絕佳的美食”,“就像我們小時候那個爆米花,那么小小的一粒玉米,它是小小的能爆出這么大一朵花來,我覺得它是有巨大能量的”。一頓普通的家常便飯加入了文藝和哲理的思考,這樣的一本正經讓網友感受到了一種魔性抓馬的氣氛。有文化評論者將這種“阿瑟文學”總結為——芝麻綠豆的小事也要用宏大敘事的方式來表達……

        從網上的“廢話文學”到“emo”文學,再到“發瘋文學”的流行,而至“阿瑟文學”的火爆,其速起速朽變幻之快,真的是印證了網友所說的,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,網上不斷涌現出各類“文學流派”和“x學”研習小組,三天一個新流派,五天一個新世代……而這些吐槽式的、造梗式的、娛樂狂歡式的、搞笑式的、段子式的、口頭禪式的,跟風模仿式的,文字游戲式的、書寫形式碎片化的“文學”,究竟有多少文學的意義、文化閱讀的意義?我們網友讀者恐怕不言自明。

        這也似乎佐證了文學在這個文化消費時代的境遇,文學已經越來越趨向于娛樂化、功利化、工具化、消費化,文學的價值和意義越發遭到淡化、解構、消泯;人們熱衷追逐著浮華的文學的時尚潮流、流行趣味,炒作、制造著一個個所謂文學的熱點,我們的文學感覺變得越來越粗鄙,我們的文學口味逐漸滑向膚淺、平庸……

        現代的網絡社會極盡五光十色,窮盡影像聲音之所能,而文學則退居末位。我們需要發問的是,今天,在流連于短小視頻刷屏之余,在“廢話文學”、“發瘋文學”、“emo”文學、“阿瑟文學”娛樂狂歡之余,我們還能不能靜下心來讀幾本“純文學”的厚書,我們是不是已經那么輕易地拿刀把讀純文學作品的能力給廢了?(許民彤)

      關鍵詞:廢話文學,發瘋文學責任編輯:蘆靜
      欧美videosgratis杂交